城市越来越深 地下空间也在“私搭乱建”

城市越来越深 地下空间也在“私搭乱建” 时间:2019-03-21 09:55

对话嘉宾

吴亮(掌管人,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讨员、同济大学教授)

郭允冲(住房城乡建设部前副部长)

陈湘生(中国工程院院士)

谢雄耀(同济大学教授)

束 昱(同济大学教授)

刘千伟(上海市住建委总工程师)

肖 辉(上海市交通委规划处处长)

季倩倩(上海城投副总工程师)

跟着城市化的推进,城市地下空间的开发使用越来越成为抢手话题。

在北京,全长约13.5公里的东六环通州段,部分段落将结合城市副中心建设需要,改为地下隧道。

上海知名的“深坑酒店”深化地下超70米,还呈现越来越多的地下商场、地下快速路。据2017年统计测算,上海地下空间开发总面积1.1亿平方米,年均增加量400万~500万平方米,年均投资达1000亿元。

新发布的《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》有专门章节对“合理开发使用地下空间”进行规划,指出要结合城市功用需求,积极使用浅层、次浅层空间,有条件使用次深层空间,弹性预留深层空间。

城市越来越高,也越来越深。

“新型疆土资源”亟待遭到注重

郭允冲:

城市地上空间叫一次土地资源,地下空间叫二次土地资源。日本在1991年《东京宣言》中就已把地下空间作为新型疆土资源,新加坡也把地下100米作为新兴疆土资源,而我国现在城市地下空间专项法令法规还不健全。

谢雄耀:

我国60米~200米地下空间的全要素开发,现在还停留在研发与设计层面。从技能层面来说,可以有用使用地下200米深度之内的空间。一般地下的路途、管线、污水管、综合管廓在30米深之内,上海最深的世博变电站30米深。上海一些高层建筑的地下室有地下5层,地基可以伸到30米左右。地下暗河、地下科学工程有些可以抵达60米深。地下60米怎么使用?可以做地下物流、地下废物通道等。

刘千伟:

与发达国家大都市相比,我国地下基础设备规划与建设存在诸多短板,如地下管网敷设紊乱、底数不清,地上地下规划不同步、路途重复发掘,建设缺乏前瞻性、远落后于城市承载力需求等,要体系规划建设地下交通、地下管廊、地下物流、地下建筑、地下商业、地下科研设备等新基础设备。

谢雄耀:

我国现在亟待将“地下城市”作为要害构成,归入智慧城市公共信息平台和应用体系建设框架,依托高精准定位、云核算、大数据、信息感知等,统筹协调地下消防、供电、照明、通风、排水、通讯、监控、报警、标识等隶属设备的信息采集和动态更新,全面完成地下基础设备建设与管理的智能化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