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跳槽的90后,需要什么样的激励模式

形成外界认定“90后爱跳槽”的原因有很多,其实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压力,也有每一代人的解决方法。管理者要考虑的是——

爱跳槽的90后,需要什么样的激励模式

过完年回到北京,从东北漂到北京的90后杜伟,正在寻找下一份工作。他的上一份工作,是健身房的“会籍参谋”,“说是参谋,其实就是个推销员,早上八点上班,晚上十点下班,周休一天,保险峻自己上,底薪就是最低工资,剩下的全赖卖卡提成。”杜伟之前地点的健身房,不论是“会籍参谋”仍是“健身教练”,大多是外地来京的90后,员工流动性很大,“你精干到一两年就成元老了。”

“从某种意义上说,也不能否认90后的择业观,认为他们就是颓丧不努力,他们有不一样的需求。”从事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工作多年的冯先生说,这使得企业有必要考虑90后需要的激励模式。“有时分,比起涨工资,食堂多几款麻辣烫、健身室多几台新机器、可以用公司协议价订度假酒店,这些东西的吸引力对90后员工更大。”

“你是不是和领导吵架了?”

过年前刚刚辞去职务的90后韩伯平,春节回老家时受尽了白眼,“老家的人都批判我说,你都换了多少个工作了,你们90后就是不结壮,心浮气躁,好高骛远。刚开始我特别生气,还解释,后来也不解释了,闷着头听。”韩伯平觉得,在老家县城,人们眼中的好工作,不过乎就是机关和事业单位,乃至“在城镇当个聘任制的暂时工”,都是“有社会位置的”。相比之下,他在北京的打拼和换工作,老家人其实不了解。

换工作的原因,是因为韩伯平地点的公司事务发生变化,他地点的事务线不再追加更多投资。“既然公司要我走人,就拿补偿好聚好散。”这在韩伯平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在老家人眼里却有些不可思议,“他们都问,你是不是和领导吵架了?”

虽然以韩伯平现在的工作业绩,找到下一家公司其实不太难,但他也发现了危机,换了几家公司,有一个一同点,那就是公司里简直没有超过35岁以上的老员工。“35岁就像一个槛,就像一个开口向下的二次函数的最大值,超过这个岁数,公司就认定你要的工资高,家庭担负多,比不上年青人肯加班,能‘996’。”韩伯平期望通过跳槽,不断打破升职瓶颈来提高职位,在35岁前升到管理层。

可是,这样的抱负,在同为90后的唐斌看来,很难如愿以偿。唐斌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,“老员工总是吐槽我们,早来几年,还能有股权、期权,现在就剩工资了。”唐斌发现,公司的80后员工,大多有股份,要么是元老,要么是从别家公司挖过来的“大牛”,后来的底层员工也多有标志性的股票,但到了他这一拨,只剩下“加班和工资”,“行业大格局现已根本定了,留给我们后来者的没有肉,只剩下汤。”

相关阅读